权利的游戏剧评:权与智的游戏 情与爱的规则

时间:2019-05-14 10:22:35编辑:舞小编

从第一季奈德·史塔克被斩首到第八季中瑟曦和龙妈城门喊话,七年来,坐等美剧《权力的游戏》(以下简称《权游》)更新,已成为我们的习惯。

是什么制造了现象级美剧《权游》系列的成功?

首要原因,相信绝大多数观众跟我的想法一样——故事的魅力——我们被《权游》的叙事所深深吸引。我将其称为“惊奇美学”。通俗点说,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宏大的结构、繁杂的线索,众多的角色,常规套路故事中的“主角光环”被卸掉了,我们刚刚建立起的“主角认同”往往随着下一秒人物挂掉而崩塌,我们总猜不到哪个会成为King,猜不到哪个会半路杀出,猜不到谁会救了谁、谁会害了谁,更猜不到人物的前史和发展方向。

所谓的“游戏”即“不确定性”,猜不到剧情激发了首要的观看乐趣。

其次,该系列涵盖广泛的主题。当时的古老异国的精神与我们这个时代实质没什么差别,战争与政治、宗教与信仰、善与恶、肉与灵、权与欲、恩与仇等等。围绕这些主题,《权游》编织了多线的故事,构建了繁杂的人物,因此就有很多性格突出的主要角色,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他们都可以让很多观众共情。

家族、暴力与色情

美剧能够通行世界或许如好莱坞电影一样,它永远在讲述围绕又填满我们生活的日常的主题——Family。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颇有意味的是,无论事情大小轻重缓急,与亲人、与家相关的事总是首先且最重要的,然后才是其他,这是普世而通行的基本价值观之一。为什么几乎所有著名的美剧主要是讲述“Family”主题——《朱门恩怨》系列、《绝命毒师》系列、《美国谍梦》系列、《黑钱圣地》系列?这起源于美国殖民时期,保护家庭属于自我认同和文化记忆的关键。因此,我们几乎在所有美国电影和爆款美剧中都遇到了这个主题,《权游》也不例外。

丰富的暴力和色情元素是《权游》的视觉吸引力的两个重要因素。

先说暴力,这里的暴力是在战争或等级制度中行使男权的合法工具。琼恩·雪诺,一个道德上的正面角色,现在看来可能最倾向于成为七国王位的继承人。他的形象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西方人的经典英雄,是绝对的道德之善的化身,但同时,这一形象也意味着接受了暴力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贯穿整个《权游》系列。

琼恩·雪诺总是一位战斗力爆表的出色剑士。他像一个在各种严苛的环境中冒险的西方英雄——无论是在长城守望,在长城以北野人领地,还是被小剥皮夺取的临冬城。无论他去哪儿,都是因为他可以用武力回应暴力。他可以实现道德的胜利,因为他拥有战争的艺术。

与此同时《权游》系列也反过来特别兼顾女性主义表达,对艾丽娅·史塔克与布蕾妮骁勇善战的塑造,对珊莎·史塔克的成长与欲望细腻描绘,以及赋予了龙母、瑟曦两位女王的强大权威,再一次证明了这个系列的高品质。

至于色情场面的表达,《权力的游戏》巧妙地占据色情与情色的暧昧地带,因为性爱场面非常巧妙地融入了人物的行动。例如,对话的重要部分被编织到性爱之前或之后的场景中。此外,从产业角度来说,相对较多的色情画面和暴力行为展示是私人付费HBO频道的一种商标,这是它与美国公共频道的区别。

“权力的游戏”

《权游》系列有一个更重要的优点:剧中的角色绝不是单面的。它非常生动地展示了,我们如何随着人物的行为动机,而对人物的价值观产生理解,这种对复杂的人类价值观的认同放置于当下现代都市生活中也通行。

九大家族的地理位置

《权游》中没有绝对的好/善和绝对的坏/恶,在叙事过程中,人物的真实性格才逐渐展露出来。那些最初看起来占据道德制高点的角色开始显露出真面目,比如最终季的龙母,显露出独裁的本性;那些乍看之下心怀鬼胎的人却变得更加高尚无私,比如充满睿智、心怀高远的瓦里斯;再比如詹姆·兰尼斯特,从第一季他致使布兰残废导致观众对他产生强烈厌恶,到后面他对布蕾妮的爱护,他讲述成为“弑君者”的真正原委,以及他对瑟曦的爱情和对提利昂的兄弟情,我们开始越来越认同这个人物。

我们从《权游》系列看到了两种最基本的价值观。一方面是史塔克家族,他们忠于古老的传统,所拥有的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相反的是兰尼斯特,他们代表了恶毒贵族的随意性——单纯为了荣耀、权威和享乐而生活。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之间的对峙中,善与恶之间,内在力量,基于道德权威,外在之间,是野心的结果,是永恒的斗争,这也是整个故事发展的关键。

“权力的游戏”的故事有三种基本类型的角色:掌权者,服务者和受害者。

首先是掌权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让人反感和愤怒,因为他们的无知、放纵、自私、暴戾,就像罗伯特·拜拉席恩一样,喜欢狩猎和娱乐,而不是治理国家保护人民。年轻一代的国王乔佛里更是一个虐待狂和暴君的原型,他的形象一种绝对残酷的力量,只是为了自我满足。乔佛里之母瑟曦,毕生只追求一件事——不惜一切代价掌握权力。

当然,最能展现权力之极恶的人物是波顿家族的拉姆斯,他使用武力和恐怖来统治——习惯的惩罚手段是剥皮、放猎狗咬人,他毫不眨眼地杀死自己的父亲和新生的兄弟,他粗暴地折磨着席恩,给他洗脑。

权力服务者的角色也较为多样,首先,有些人为掌权者服务,因为掌权者赋予了社会特权和地位。比如,拜拉席恩家族的顾问派席尔处看起来像一个善良的老人,但实际上无比堕落。

雪诺应对小剥皮的临冬城之战

其次,有些人通过作为权力服务者得以存活而发现了自己生命的意义。最典型的是提利昂和瓦里斯。他们首先都已经是权力的受害者,小恶魔提利昂是一个被他的父亲鄙视的侏儒,没有人欣赏或爱,活在兄弟的阴影中;瓦里斯出身与跳蚤窝,被掌权者虐待。随着剧情展开,这两个人物成为全剧最聪明的角色,提利昂是一个有着大心脏,寻找爱情的人,他将爱情给予了妓女换来背叛。最后他发现了他的存在的意义——辅助龙母试图占领王座。

瓦里斯,一个也为龙母服务的太监最终发现雪诺更适合坐上王座,并试图悬崖勒马,他的目标一直是为国家寻找合适的统治者。与前两者不同,妓院老板“小指头”贝里席是一个不道德的变色龙,尽管他带着各种盟友的面具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获得确保成功所必需的高位,他可能是最糟糕的负面角色,因为他故意做恶而且还没有被注意到。

最后,我们来到权力的受害者。权力的第一个受害者是普通百姓,他们因饥饿和军事冲突而死亡,《权游》中关于主要人物在途中遇到普通百姓的段落,全部都表达了黎民之苦,大到龙母决定牺牲君临全城百姓,瑟曦炸毁的贝勒大教堂,小到“猎狗”杀掉的小女孩父亲。权力的其他受害者是公平,高尚,忠诚的人,他们为共同利益而努力,经常忘记自己,其中最有趣的可能是琼恩·雪诺。他作为守夜人守护长城将七国与世界上所有人都存在真正威胁的世界分开,他是一个团结文明的人,他知道同样的危险威胁着每个人。

女性的崛起?

珊莎·史塔克和艾丽娅·史塔克同样最初都是权力的受害者。

她们在父亲去世后幸存下来,她们的成长过程都展示了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克服苦难。珊莎走了很长的路,遭受了一个个绝望和屈辱的折磨,最终在她心中也衍生出压抑已久的王座的渴望,如剧中她承认的,自己从瑟曦身上学到了很多。艾莉亚是无情复仇的形象,她在“无面者”的命令下,经历了地狱之旅最终成为顶级刺客,一刀刺死夜王。她是仇恨的化身,也是女性英雄。

传奇人物龙母作为最强大的女性角色,成长线也十分复杂。她是疯王之女,最初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孩,最后成为一个女王。虽然龙母象征着强大的力量——“风暴降生、卡丽熙、龙之母、阿斯塔波的解放者、镣铐打碎者”等,但在最终季中,当她了解到雪诺的真正身世时,产生了强大的权力焦虑感,她深怕丢掉自己的七国女王之位,在与瑟曦的博弈中,我们也能看出龙母遗传的疯王本性——为了权力不惜牺牲自己的人民,从第八集的转折来看,龙母之前旅程中所谓的“解放者”的角色就更为滑稽,其实她一路都在用自己的龙烧杀百姓。

龙母有多高调,雪诺就有多低调。

从对龙母的塑造来看,她是一个“假英雄”的角色,英雄最终指向的还是雪诺,这种审美表达尽管重复张扬了女性主义,也还是保留了男性权力,即对父权社会的承认和认可。

本系列的最后一季已经更新了4集,瑟曦、龙母、雪诺、珊莎……我们依然猜不到“权力的游戏”的最终赢家,当然,这也是《权游》带给我们的最后的乐趣。

上一篇:

免责声明:本站 勇舞网 https://www.dyypwd.com/41-187170-1.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8 https://www.dyypwd.com 勇舞网(蜀ICP备10207618号-1)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8476541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