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甜:以前虐自己才踏实 现在学会享受孤独

时间:2019-01-12 09:29:04编辑:舞小编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火王》中,景甜再度虐了自己一把,一人饰演三个角色,并穿梭于30多度的象山与零下十几度的冰岛拍摄。


然而景甜却说,这对自己已是极大的减负。


年轻时似乎虐得太肆意,以至于如今已经无法长时间维持一个坐姿。


扭动身体时嘎吱嘎吱的声音,叫嚣着疾病为其带来的困扰。

2018年,景甜在剧组度过了她30岁的生日。


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剧组过生日,但她坦言,未来将给自己更多喘息的时间,留给私人生活,现在越来越喜欢自己掌控节奏和时间,可以看看剧本,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是我很满意的状态。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赫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拍戏被虐

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

在电视剧《火王之破晓之战》和《火王之千里同风》中,景甜首次挑战了三个角色。


在古代,她是女扮男装、英气十足的司徒奉剑;在神域,她是疾恶如仇,呼风唤雨的风神千睸;在现代,她是干练直爽的热血记者童风。


第一次穿梭于古装与现代,体验三个不同人物的人生,也让景甜感到兴奋。




《火王之破晓之战》拍摄间隙,景甜忙着做功课。


但在拍摄过程中,景甜却遭受了冰与火的双重折磨。


在拍摄千睸的戏份时,象山正值酷暑时期,最热时摄影棚里甚至有45摄氏度。


为了保持仙儿的状态,景甜每天都要顶着一米多长的假发,裹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戏服,来回穿梭于化妆间和摄影棚。


厚厚的假发总是黏在脖子上,天天就像拖着一条大棉被行走一样。

而在冰岛拍摄的现代戏部分,气温又突然骤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


所有演员都裹得像个包子,说台词时总是冷得脸都忍不住颤抖。


景甜更是穿了三套羽绒服,比身旁的陈柏霖整整肿了一圈,特别冷的话,我的情绪就表达不出来。


导演总是让我注意一下,不要比柏霖哥胖太多。


即便如此,景甜却非常享受在冰岛拍摄时的风光,她兴奋地描述着冰岛的自然冰川,这种景色只有在电影或者风光片里才能看得到。

对景甜而言,吃苦更像是拍戏时的家常便饭,拍《大唐荣耀》时唐朝的头饰非常重,后面还有个鼓包,每天躺也不能躺,只能坐着休息,感觉锻炼了颈椎!拍《长城》前我在美国训练了半年,感觉自己都快练成武生了!后来好多动作也没用上,但老师说,没事没事,你总会用到的,哈哈。







景甜说,她曾经非常喜欢拍戏的时候被折磨,因为只有被虐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至少我为了作品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不会让自己后悔。


这种折磨反而让我觉得踏实。

12岁做北漂

心想终于没人管我了

从电影《长城》中的女将军林梅,电视剧《大唐荣耀》中安史之乱时挺身而出的沈珍珠,到此次《火王》中的三个不同女性角色,景甜对于英姿飒爽,打戏难度十足的女侠总是十分偏爱。


我从小就很喜欢穆桂英挂帅、花木兰从军这样的故事。




小时候的景甜肉嘟嘟的。


而她骨子里的英气,是从小学舞蹈时磨砺的。


小时候景甜的身体并不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报到。


为了强健体魄,家人提出让她练习跳舞。


当时只有5岁的景甜顺利被选入陕西著名的小天鹅艺术团,成为一名白天上学,晚上孜孜不倦练舞的拼命三娘。


艺术团总是会代表省市去各地演出,忙的时候,景甜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有时放学后参加完排练就已经半夜了,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回学校上课。


当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访华,有一档舞蹈节目是涂着红脸蛋的小朋友们纷纷从面碗里爬出来,代表陕西当地的特色,某只碗里就有小景甜。

12岁时景甜接受老师的建议,前往北京专业的舞蹈学校学习。


由于父母要留在老家工作,尚未小学毕业的景甜只能一人成为北漂。


但与其他小朋友对父母依依不舍的画风不同,景甜在学校门口豪爽地一挥手,便高兴地和父母说了再见,并对一个人的校园生活充满期待,一想到能跟同龄的小伙伴在一起就觉得高兴,就觉得没有人管我啦。




然而在学校里,每位小朋友都需要接受严格的军事化管理。


每天六点钟准时起床围着操场跑圈;无论是脚扭了还是发烧感冒了,除非真的起不来床,否则即便趴着也要来上课。


不少北漂的孩子们都暗自较劲,下课后还要偷偷在教室练习到熄灯;天刚蒙蒙亮,就早早到操场练功。


景甜却属于不争不抢的乐天派,不求拔尖儿,但也不甘落后。


她唯一的期望,就是别让送她来北京的老师失望,我自认做不到别人跑10圈我就跑15圈,因为总有人比你更努力。

剧组景三百

学会放过自己摆脱过劳肥

《火王》系列整整拍摄了五个多月,景甜作为戏份最多的女一号,每天穿梭于AB组之间来回抢妆;有时要在密不透风的摄影棚里拍摄十几个小时。


晚上回到酒店除了温习剧本,还要抢夺睡眠时间处理奇痒难忍的痱子。


即便如此,在该剧杀青的两周后,景甜马上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另一部剧的发布会上。


开机第一天,新剧本上密密麻麻的标注,证明着演员追赶时间的忙碌和细致。




无缝衔接,是景甜的工作日常。


她在剧组的外号叫景三百:一年365天有300天驻扎在剧组,即便过年也最多在家待一天。


景甜的家更像是行李中转站,每次除了把下个季节的衣服全部带走,很少停驻休息。


反而,回到各地的酒店才有景甜熟悉的安全感。

而工作状态中的景甜,也像是潜在的社交恐惧症患者。


有时朋友白天发来微信,隔几天才能得到景甜不好意思的回复。


她白天都在工作,经常看完微信以为自己回复了,但实际上只是用意念回了。


2014年在美国为电影《长城》特训时,为了集中精力,景甜甚至卸载了微信,推掉了一年内的全部戏约。


即便《长城》的片方提出,如果三个月后考核失败,她也必须无条件退出,当时的景甜没有一秒犹豫,她笃定付出一定有收获。

然而去年7月,电视剧《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杀青后,拼命三娘景甜却休整了近三个月没有拍戏。


这是四五年来,景甜第一次给自己放长假。


她笑称,或许是30岁之后开始真切地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一到冬天,膝盖积水便会隐隐作痛,腰椎间盘突出的不适让她很难逞强说出没关系,还可以拍。


景甜终于后知后觉地坦承自己的疲倦。


这几年我没有时间去感受生活,真的属于坐下就能睡着,这种把自己榨干的状态,已经让我很难拿出百分百的状态。







多了休息时间,景甜很少胡吃海塞,也顺便摆脱了过劳肥。


如今景甜得空就会宅在家里,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


她开始学会放过自己,把节奏慢下来,让生活回归更平和的状态。


她笑称,休息之后,自己竟然发现了很多工作之外的趣味,比如我最近一直在追《如懿传》,追得上瘾!而且生活规律后,我也很少胡吃海塞了,有时间做运动,应该可以顺便摆脱‘过劳肥’了,哈哈。

新鲜问答

新京报:这次和陈柏霖合作拍摄《火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玩的事情?

景甜:他就是一个特别大男孩的性格。


有的时候真的像个小朋友,很单纯,我们也很容易交流。


在拍摄时从银川、象山、杭州到冰岛,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现在成了很好的朋友,也很有默契。




景甜与陈柏霖新京报:最近是不是在刻意减肥?

景甜:对,因为我真的是只要一多吃就会胖的体质,而且最近我暴饮暴食太多了!攒了两部戏的肉。


现在虽然瘦了一些,但还得继续。

新京报:之前似乎被网友发现胖了一阵?

景甜:真的是胖了很多!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开玩笑说是过劳肥。


因为每天都很累,加上我之前在高原上拍戏,还没适应就淋了场雨,一直高烧不退,每天化好妆都是懵的,在那样的情况下,谁还会去控制饮食呀!就觉得自己都这么可怜了,多吃点吧!

新京报:30岁之后最大的心理变化是什么?

景甜:说实话,我真没觉得我到30岁了,就觉得还二十多岁呢,你没法相信时间过得太快,大家聊天回忆的时候都是七八年前起步。


但我觉得年龄真的不能束缚我,或者在表演上给我一些局限。


可能就是自己心态好像更沉稳了,虽然这话显得比较老成!阅历多了以后,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比较能够稳住。


之前我学不会独处,就觉得和大家在一起挺热闹的。


但现在我就很享受独处的时间。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新京报:作为巨蟹座的女生,未来会考虑向家庭倾斜吗?

景甜:以后还不知道,但目前这个状态我觉得比较满意。

新京报记者张赫摄影郭延冰


免责声明:本站 勇舞网 https://www.dyypwd.com/bencandy.php?fid=41&id=175726&page=1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8 https://www.dyypwd.com 勇舞网(蜀ICP备10207618号-1)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847654125@qq.com